当前位置: 首页 > 档案文化 > 德清名贤

六旬老人迷上雕刻手艺 自学成才小有名气

发布日期:2019-03-31  浏览次数:

  |记者 王钰涵 文 姚海翔 图

  退休以后,时间变得宽裕起来,有的人选择旅行,遍览祖国的大好河山;有的人喜欢和三五好友聚一聚,聊聊天。而对于住在武康东苑新村的谈祥跃来说,退休后,他迷上了雕刻的手艺,勤学不辍,小有成就。“我雕刻不是为了赚钱,这几年雕刻的作品,我几乎全部都送给朋友了,看到他们满意,我心里就开心。” 

  昨日,记者走进了老谈的工作室,一说起雕刻,他就显得非常高兴。

  门外汉无师自通

  谈祥跃的家里没有人干木匠活,但他从小喜欢木雕。“我是新市人,受古镇文化的影响特别深,每次看见老房子门窗、梁上那些精美的人物、器物、花木、鸟兽之类的雕刻,我都特别喜欢,常常忍不住多看几眼。”喜欢归喜欢,年轻时的谈祥跃根本没时间花精力去倒腾这些事。 

  2004年,50岁的老谈进入德华木业,被派驻非洲工作,专门负责“进木材”。老谈寻思着,这下既能和木头打交道,又有了空暇时间,要不就雕着试试,权当娱乐。为此他特意在网上买了几套工具,揣着它们一起飞往了非洲。 

  在非洲的这两年,老谈晚上一有空,就全心扑在雕刻上。“我虽然对雕刻艺术有浓厚的兴趣,但是以前也没有接触过,是个门外汉。”老谈回忆,自己雕的第一件作品就是蝉,“我小时候经常在树上捉蝉,对它的外形印象很深,从外形一点点像起来,到慢慢地逼真起来,雕刻得多了,就越来越得心应手。”老谈说,自己已经记不清究竟雕了多少只蝉,但他认为,雕刻这门技艺就是熟能生巧。从这以后,老谈在雕刻的世界里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我。

  百余把刀片精心创作

  戴上一副眼镜,套好一副袖套,老谈在工作台旁一坐,便立刻聚精会神工作起来。“前几天朋友拿来了一块玉,想让我帮忙雕刻一件作品,我想来想去,便创作了这个以思念为主题的作品。”老谈拿起这块玉,指着玉石上的花纹说,“你看,这造型像不像老妇人背着一个孩子?”老谈喜欢“随物赋形”,为此他专门用乌木雕刻了一个底座,将乌木外的白边雕刻成沙滩上的石头,灵感来自于日本电影《望乡》。老谈拿起工具,刀片轻落,一按一刮,十余刀后,底座上“望乡”两个字渐渐清晰。朋友见此构思,连连夸赞“妙极了”! 

  在工作台的一侧,放着老谈的雕刻工具,平刀、斜刀、圆刀等各种刀头展现在眼前,老谈说自己有上百把刀,有买的,也有根据自己需要制作的,“木头、泡沫、玉石等,我都会雕,每一种材料的雕刻方式也是不一样的,像木头、玉石是有纹路的,里面大有讲究。”

  老谈说,自己雕刻有些“随心所欲”,常常根据木头的原本形状创作。他拿出了自己藏在工作室的几件作品:凶猛的豹子在山头争霸,憨憨的小猪来赐福,一叶一蝉窥见生命的美妙……“我雕了这么些年,自己保存的作品很少,几乎都送了亲朋好友。”老谈因为坚持创作,雕刻技艺进步飞速,已小有名气,在莫干山大酒店的大厅入口处,每一年的生肖报福作品,便是出自老谈之手。

  渴望大师指点技艺

  原先,老谈在小区里租了一个车库当工作室,朋友找上门,常常扑个空。为了更好地享受退休生活,老谈干脆在自己的花园里隔了一个工作室。这样一来,和朋友一起晒晒太阳,聊聊雕刻作品,把玩一下木头,就更有滋有味了。 

  “雕刻是一门手艺活,但也需要动脑子,我有时创作一个作品常常苦思冥想,还是要活到老学到老,不断充实自己的知识面,让自己的艺术创作汲取更多的灵感。”老谈说,他爱这门技艺,手工雕刻有一种生动传神的美,是机器不能替代的。有了雕刻的陪伴,老谈的晚年生活更加精彩充实。说到下一步打算,老谈急着说:“那活可多着呢!我想创作几件大型作品收藏。” 

  结束采访时,老谈向记者坦言,他希望能结交到更多热爱雕刻的朋友,希望能获得雕刻大师的指点,以此不断提高技艺,传承雕刻工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