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,欢迎访问德清县档案信息网
您当前位置:首页
>> 档案文化 >> 乡村记忆

追寻一个古老地名“乌程”

发布日期:2016-07-31  浏览次数:

  乌程,是个地名,对于大多数德清人来说,它是陌生的,但是翻开德清的史志,“乌程”两字频频出现,原因可能是“乌程”对于德清来说实在太久远,它只留在史书中,难以在现实中看到印记。然而,最近记者在庾村莫干山老车站内陈列的一张老地图中,看到了“乌程桥”,岁月果然留痕。那么这座以“乌程”命名的桥是否还在?记者作了寻访。
  “乌程”地名早在2200多年前就出现了。据道光《武康县志》载:“秦始皇二十五年(公元前222年)郡县天下改菰城为乌程县,隶会稽,武康属之。”当时的乌程县面积很大,东至今平望,西含今宜兴,北止于太湖,南达余杭境。那时,武康、德清尚未立县,只是乌程县的属地。三国黄武元年(222年)分立永安县。晋改永安县为武康县,唐又从武康县分出德清县。乌程的地界在朝代更替中变化,后来缩小了,大致是现在的湖州市区部分地界。可乌程地名直到民国元年(1912年)乌程、归安二县合并为“吴兴县”而终止。但是,乌程之于德清已经过去了将近1800年,如果现在还能在德清地界找到“乌程”这个古老的地名,着实是个奇迹。
  根据庾村老车站内地图中“乌程桥”的方位,记者前往五四村。向当地老人询问乌程桥,有人还记得;问在哪里?他们只能指出大致的方位。至莫干山镇高峰村的阳光生态园处,那里的村民告知,这里确有一座乌藤桥,可已经塌了好多年了。
  “乌藤”与“乌程”在德清方言中相近,很可能指的是同一座桥,即使塌了也值得一找。
 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,来到一条溪流旁,村民指着溪中一座简易桥说,原来的乌藤桥就在这个位子。记者在桥旁的溪中果然看到了不少古桥梁的石构件。这时桥对岸走来了一位村民,得知记者寻找乌程桥,他便说,乌程桥就在这里,“乌藤桥”就是“乌程桥”。他还向记者比划了原来乌程桥的样子。
  该村民叫王贵平,他的家就在离乌程桥几十米远的地方。王贵平说,他是乌程桥人,他所在的村坊现在还叫乌程桥组,有20多户人家,现在各家的门牌上还标示着“乌程桥”。这让记者欣喜不已,这里不仅有过乌程桥,至今还有以“乌程桥”命名的自然村。
  在王贵平家中,记者见到了他年事已高的父母。老两口听说记者了解乌程桥的事,就打开了话匣子。据老人说,乌程桥上原来长满了青黑色的藤,所以当地人称其为乌藤桥,也可能“乌藤”和“乌程”音正好相近,就这么叫了。
  据老人回忆,过去乌程桥不仅是陆路交通要道,人工背纤的航船也从此处去庾村。古时候,武康来去三桥、庾村都从那里过,相当于现在的104国道,因此桥的名声很大。后来,尽管其他地方建了公路,这里走的人还是很多。由于乌程桥是拱桥,桥高坡陡,加之桥面又狭窄,给行车带来不便。于是有人便拆掉了一边的护栏。桥面宽了,但桥的重量失衡,开始向一侧倾斜,久而久之成了危桥,大概20多年前,在一次洪水中被冲塌。
  在与老人的交谈中,记者获悉,上世纪70年代,乌程桥附近发现一座古墓,墓中的石碑上有记载乌程桥的文字。
  记者与县博物馆取得联系,请他们帮助查找相关资料。在1984年的文物普查记录中,果然找到了相关内容:乌程桥附近的古墓出土一块古碑,上有“宋朝奉大夫……刘公之墓”和“武康县庆安乡乌程桥”等字样,系宋代墓志铭碑。文保人员对当时的乌程桥有这样的记述:乌程桥为单孔环形石桥,桥东西朝向,横跨于一条溪河之上,桥石压板已无所剩。桥上缠满青藤,显得古朴典雅。这种桥在山区不多见。本地历来俗呼“乌藤桥”,因宋代刘公墓碑在该桥畔出土,内有乌程桥的记叙,因而由此正名“乌程桥”。
  当地村民关于乌程桥的讲述,得到了文保部门调查资料的证实,那里确实有过一座乌程桥。虽然它早已垮塌,但当地百姓关于它的记忆还在,乌程桥的石构件还在,以它命名的自然村还在。
  至于乌程桥究竟有多古老?始建于何时?这道题很难解开,只能是推测。日前记者查阅道光《武康县志》,也找到了乌程桥的记载:“乌程桥,县西北十里。元至正间,僧恺建。”而考古证明,宋代刘公墓碑上就有乌程桥的记载,说明道光《武康县志》的记载有误。
  关于古桥的始建年代确实容易弄错,因为桥梁易受自然和人为因素影响而损坏、垮塌,历代修缮和重建现象很普遍。修桥铺路是一种善举,自古被人推崇,而几乎每一次重建,出资人都喜欢重刻桥额,刻上重建年代和当事人。古桥的建造年代就是这样被一次次“篡改”的。武康建桥的历史很久远,据记载,武康兴康北路上的千秋桥(官桥)始建于三国黄武间(222-229年),而乌程桥始建年代应当更久远,当在菰城改为乌程县的公元前222年至公元222年之间。因为公元222年武康县的前身永安县已从乌程县分出,一般来说,为桥取名不会以之前的所属地地名命名的。
  那么,莫干山镇高峰村一条溪流上的桥为何要以“乌程”命名?查百度,已知的以乌程命名的桥,唯有德清的乌程桥。这座桥以乌程命名,会不会是乌程县地界的标志?据道光《武康县志》载:“《栗志》:初平间,先为吴郡太守许贡奏,分乌程余不乡与余杭二境置永安县。”这说明武康县的前身永安县是从乌程县与余杭县二境划出来的,当时的乌程与余杭的边境可能就在乌程桥附近,也许就是以乌程桥以南的阜溪或余英溪为界的。
  现在从字面上已经读不懂“乌程”的意思,据传说,乌程因辖地的乌巾、程林两家善酿酒而得名,又有人推测,此地是越人后裔乌氏居住地,说法不一。但是德清曾经是它的属地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岁月沧桑,很多东西在历史的长河中湮没了,早在一千七百九十四年前,德清就离开了乌程县,偶然遗留的乌程桥也在20多年前消失了,但是以“乌程桥”命名的自然村却奇迹般地延续至今,驻留在历史长河之中。

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deqing.gov.cn/art/2016/2/2/art_2061_6440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