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,欢迎访问德清县档案信息网
您当前位置:首页
>> 档案文化 >> 乡村记忆

山水村落 生态民居---先民遗址

发布日期:2014-07-14  浏览次数:

  德清县博物馆的展厅里陈列着许多县境内史前遗址中出土的文物,石犁、陶罐、玉琮、玉钺……一件件看过去,似能看到人类先民在这块河网交织、沼泽棋布、平原辽阔、山地错杂,极宜人居的地方搭棚建屋,围田种稻、栽桑养蚕的场景。人类先民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,形成了一个个聚落,聚落遗存至今,便为遗址。德清境内已发掘的先民遗址有数十处,马家浜文化(距今7000—6000年)、良渚文化(距今5300—4200年)等文化时期的人类居住地和墓地均有留存。其中大庙山遗址、刘家山遗址是马家浜文化的发韧。大大小小的良渚文化遗址分布极为广泛,德清南侧毗邻良渚文化中心的一块区域中有羊尾巴的遗址、杨墩遗址等;德清北侧属良渚文化外围的中间地带,那里有辉山遗址、梅林遗址等。星星点点的遗址、琳琅满目的文物,映射出德清大地上一缕缕灿烂的文明曙光。
  【防风古国】 “地裂防风国,天开下渚湖”(清·洪昇《下渚湖》)。德清县城武康东南约10公里的下渚湖畔有防风古国遗址。据传,防风古国建于4000多年前,是越人建立的部落国家,防风是越人先祖。防风氏在德清一带治水,带领当地百姓疏浚了湘溪、英溪、阜溪、塘泾河,开凿了下渚湖通东苕溪的河道,使千河百港之水流归太湖,封山周围几百里地区受益。同时,防风氏还教人们种植水稻,过上了定居的农耕生活。后来,夏禹凭借治水有功,被舜选为接班人,担任了部落联盟领袖。禹来到南方,召集各地治水之神在会稽茅山开庆功大会,防风未能准时到会,被禹诛杀。《国语·鲁语下》有“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,防风氏后至,禹杀而戮之……”的记载。防风死后,白血冲天,以示其冤。事后,禹派人查访,了解到防风赴会途中遇上苕溪洪水泛滥,因指挥部下抢救落水百姓,耽误会期。禹得知真相,后悔得流下了眼泪,敕封防风为王。据考证:防风古国区域范围方圆百里,包括德清、安吉、长兴三县,还有江苏吴江县和余杭的彭公、瓶窑、良渚一带,而德清县三合乡的封山与禺山之间是防风古国的中心区域,也是越国的始封之地,是防风古国的国都。《史记》中引用孔丘的话说:“汪罔(茫)氏之君,守封、禺之山”。《寰宇记》载:“古防风氏曾居此山。”南朝·宋时期,山之谦的《吴兴记》中有“吴兴西有风渚山,一曰风山,有风公庙,古防风国也”的记载。可见那里是防风氏主要的活动所在。
  防风古国的文化遗迹现在已很难寻找,依稀残存的主要有:一是一块千年古碑,古碑由吴越王钱镠所立,记载了防风的功绩;二是防风祠;三是当地村民的祭祀传统;四是防风神舞的一些记载。晋元康初年(291),武康县令贺循在防风山麓建造防风祠,但其庙甚小。据记载,吴越王钱镠早年从军时路过防风山,曾进庙祭拜,但见庙甚小,当时许愿诉求防风保佑,日后若成就事业,必重建庙宇。后来钱镠果真封王,还愿时重建此庙,并命名为“风山灵德王庙”,还立了一块石碑。这石碑至今还在防风祠里,竖于一巨大石龟上,上有《新建风山灵德王庙记》。碑高262厘米,宽88厘米,厚25厘米。这是省内少有的古碑,不仅是研究防风氏的珍贵史料,也是研究钱鏐生平的原始资料,向为乡人珍重。灵德王庙即防风祠,1947年防风祠曾焚于大火,后乡人募资重修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时又被拆毁。1997年,又在原地重建。如今,新建的防风祠里有一副长联:“五千年藩分虞夏,矢志靡陀,追思洪水龙蛇捍患到今留圣泽;一百里壤守封禺,功垂不朽,试看崇祠俎豆,酬庸终古沐神庥。”全联简要地概括了防风立国安民、兴修水利、发展农业的丰功伟绩和历代官民祭祀防风的盛况。
  如今,在三合乡的封山脚下建有了防风文化园。走进防风文化园,登上封山,人们还可看到封公石窟、乾峰耸翠、奇松待鹤、百丈深渊、潘老仙踪等与防风传说有关的景点。封公石窟位于封山观音岭上。古人对石窟有“岩窦轩翥,高可三、四丈,如堂皇然”的描述;道光《武康县志》记载“洞中广容百席”。清·洪昇《封公洞》诗云:“松崖未及岭,石洞忽旁穿,泉滴四时雨,云通一线天,虫蛇盘土室,蝙蝠避炉烟,最是山僧静,袈裟正坐禅。”据传说,石窟是防风氏曾经居住的地方,若真如此,那德清就有了一处人类穴居的遗迹。但更多的人推测那是开采石料留下的,旧时,武康黄石大多产自三合一带。两种说法都无具体史料佐证,只有让其传说。但那里曾是防风古国是史籍都有记载的,清·道光《武康县志》也引《吴兴续志》,有“武康旧为上县,本《禹贡》扬州之域,盖古防风国也”的记载。《禹贡》是我国最早的一部经济地理著作。大禹时定天下为九州,德清属扬州,有防风古国。
  【大庙山遗址】 位于上柏镇西北的大庙山南坡,属马家浜文化时期的人类遗址(距今约7000-6000年)。该遗址1983年发现,1988年经省文物局批准,由县博物馆组织探掘。动土面积71平方米,大致可分为三层:第一层(即下文化层),土呈黄褐色,质地坚实。出土器具不多,以夹砂陶为主,胎色灰黑,素面。残片有腰形釜的锯齿形腰沿、喇叭形的豆把,还有楕圆锥形支垫具、砺石等。第二层(即上文化层),土呈灰褐色,质地坚硬。出土文物较丰富,有夹蚌陶,泥质灰陶、红陶,以红陶居多,凡红陶则外红里黑。器物有双目式圆锥形或楕圆锥形鼎、牛鼻形器耳、红陶纺轮等陶器残件,还有石锛等石器。第三层(即扰乱层),均为灰黄耕土,土质疏松,出土文物有夹砂红陶器具、石锛,还有印纹硬陶、原始青瓷碎片等。第一、二文化层的文物与嘉兴马家浜遗址上层、桐乡罗家角遗址一、二、三层,以及江苏吴县草鞋山遗址第十层出土的文物相同。可见,早在六、七千年前,我县先民已在这块土地上生活、劳作。大庙山遗址以实物和文化作佐证,断定了德清县内最早的一处文化发祥地,这一时期德清已有较为发达的稻作农业,但还是以狩猎采集为主。
  【下高桥遗址】 1991年1、2月间,雷甸一家砖瓦厂在下高桥村的农田中取土时发现了许多石刀、石片和陶罐,经省考古专家考证,被确定是一处良渚时期的人类文化遗址,定名“下高桥遗址”。遗址出土的众多石质文物中一把石犁引人瞩目。犁长56厘米,最宽处36厘米,呈三角形。犁的两边开刃,犁身上钻有五孔。虽已断成两截,但刃尖无磨损痕迹,应是一把未曾使用过的新犁。
  这把石犁的出土是有重要的意义。在几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,人类主要以狩猎、采集的方式获得食物,直到新石器时代,人类才开始对水稻进行栽培种植。当时的农业发展阶段与翻土工具密切相关,一般认为是经过了刀耕火种(南方则为“刀耕水耨”)、锄(耜)耕、犁耕三个阶段。如果河姆渡时期的农业还处在锄耕阶段的话,那么到良渚文化时期,随着石犁这种新式农具的大量出现和使用,农业已进入了犁耕阶段。定居在德清的人类先民用石犁耕种这块土地,实现了农业发展史上的一个巨大转折。
  下高桥遗址中出土的还有一件黑陶罐,溜肩、圆腹、镂孔弦纹圈足,整体造型古朴端庄,色黑如漆,显示出一种秀美的韵致,是黑陶中的精品。据考证,在德清的三合、雷甸一带,当时已形成了一批专业制作陶器的手工作坊。在那里,制作陶器之土可就地取材,制作也较为方便。陶器是新石器时代盛行的生活用具,特别是黑陶器具胎质都很纯净细腻,器壁薄而规整,深受当时人们喜爱。据推断,制作黑陶的陶土都要经过淘洗,以快轮制作,器壁涂披一层黑色“陶衣”。此种陶衣先是用淘洗过的陶土制成泥浆,再涂披在坯件的表面,以掩盖外表的粗糙,增加色泽。在陶器将干未硬之时,再用鹅卵石之类器物进行打磨,使器表呈现出漆黑的光泽。用普通的陶土制作出如此精美的器具,历经千年而依然乌黑光亮,显示的不仅是德清先人的勤劳和聪慧,也是德清人的一种骄傲。
  【木鱼桥遗址】 1983年在雷甸镇杨墩村木鱼桥自然村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遗址,定名为木鱼桥遗址。木鱼桥遗址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。出土了大量文物,大致可分为三类:一、玉器,有玉管、玉坠、玉璧等;二、石器,有石锛、石钺、石凿等工具;三、陶器,有夹砂红陶与黑皮陶,器具有竹节形豆耙、陶纺轮等。值得珍视的是木鱼桥遗址出土了大量璞玉,许多璞玉上有锯割加工的痕迹,这对探究良渚文化时期的人们对玉器的雕琢有极为重要的价值。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判定木鱼桥遗址是良渚时期一处制玉工场,是较为稀有的良渚制玉作坊遗址之一。
  “玉不琢,不成器”,一件精美的玉器必须从璞玉开始,经切割、钻孔、琢纹和打磨(即抛光)等工艺后,方能制琢成器。木鱼桥遗址出土的良渚玉器上大多有孔,孔有大有小、有深有浅;还有精美的纹饰,纹饰采用阴浅刻划,有浮雕、透雕。这些工艺在今天发达的科技条件下并不难,可在数千年前的良渚文化时期却并非易事。在那没有金属工具的时代,先民是如何在坚硬的玉石上钻孔刻纹?那真是一项令人惊奇的工艺技术。那一件件晶莹剔透的玉器里都闪烁着德清先民的智慧之光,都镌刻着一段古老文明的精彩。
  【羊尾巴山遗址】 羊尾巴山遗址位于三合乡境内,南与杭州余杭区相接,西北距县城武康20公里。遗址中出土了琮、环、管、珠等大量玉器。该遗址是新石器时期良渚文化遗址群之一,距今约有3000――4000年,是人类早期的村落遗址。据考古发掘推断:遗址中一座座低矮的茅棚分布在小河两岸,或独立成屋,或三、五成排。屋旁大片的土地上遍植蔬果,禽兽觅食草丛,鸟雀与人为伴,是一座极为原始的生态村落。1996年11月,羊尾巴山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  【梅林遗址】 位于新市镇梅林村北约50米处,南枕梅林街,东扼大运河,西至西港旱渠,北至东港旱渠。东西长约500米,南北宽约150米,总面积7500平方米左右。该遗址属商周时期的人类文化遗址,出土的器物以夹砂红陶和印纹硬陶为主,也有少量的泥质灰陶和原始青瓷;器型有罐、盂、釜、盅、碗等。这一时期的人类文化遗址在全县分布较多,在嵇家山、东衡里、施宅村、金鹅山等地都有这样的早期人类遗址。
  【城山古城】 位于武康镇西南三里许的城山上。现存残垣以石垒筑,城墙残垣显示面积为200平方米左右。城墙内外散落着印纹硬陶与原始青瓷碎片,周围山坡上有土墩墓、石室墓。清·道光《武康县志》记载,“赤眉之乱,邑人垒石御守,赤眉军攻其下,失利而退,故名石城。”据考古资料研究推断,该城址属春秋时代遗址。
  德清境内早期的人类遗址除前述几处外,还有董家墩遗址、中初鸣遗址、辉庄前遗址、新安高桥遗址、山田横遗址、长安里遗址等等。众多的先民遗址记录着德清古老的文化面貌,是闪耀在德清大地上的文明曙光。